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曾心难属旧人

更新时间:2019-04-18 19:45:00

曾心难属旧人 已完结

曾心难属旧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此心优雅 分类:都市 主角:冷唯一东方以寒 人气:

此心优雅新书《曾心难属旧人》由此心优雅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冷唯一东方以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如果你觉得你能逃过我的手掌心,那你就试试。” 她误打误撞救了他,结果换来的就是新婚之夜被他掳走!一夜之间从小小外科医生到东方家的少奶奶! 闯祸,装失忆,烧别墅……所有的办法冷唯一都用过了,可某人依旧能笑颜如花,“老婆,还有新的招数吗?”可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打算缴械投降的时候,他却一纸离婚协议扔到她面前。“从今天起,你自由了。”<五年后的某天,软萌儿子突然领回家一个男人。冷唯一错愕,以为他要来抢孩子,“你来干什么?!” “一加一乘二。” “你什么意思?” “我来求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伴着雷鸣暴雨。 冲刷着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沿着一条小路往前走,一栋古欧式建筑赫然出现在郊区的空地,显得神秘而又阴森…… 黑色的落地窗前,一个颀长的影子映在地面上。 “太子爷,一切都准备就绪。” “嗯。”修长的手指拿过茶杯,薄唇微抿了一口。 他转身坐在沙发上,慵懒的像一只猎豹…… 尤其那一双眸子,黑潭般摄人心魄,另人看一眼便不能遗忘。 “你确认好了,她就是那个女人?”狭长明秀的眸子微眯起来,瞥向旁边站着的黑衣男人。 他立刻弯下腰,毕恭毕敬的回答,“是的,太子爷。” 东方以寒的指尖点了点新闻头条上的那张照片,俊脸邪魅的上扬几分…… “他还真是什么女人都敢娶,我的人也敢碰呢。” 他忽然站起来,衣角带动旁边桌子上的高脚杯,顿时红酒那鲜红的液体洒了出来,染了白色的桌布,看起来十分诡异…… 东方以寒迈开长腿离开别墅,而那张报纸还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上面用加粗加大的字体写着—— 【明日墨氏继承人大婚,新娘是知名外科医生】 ……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婚礼进行曲遍布每一个角落,听起来就那么的让人充满幸福感。 虽说墨氏不是什么大企业,可毕竟是个德高望重的家族,在帝城也是有名的。 这来的客人也都非富即贵,谁都想来趁着这个机会寒暄一番,万一日后有用呢? 冷唯一在新娘休息的花亭中挽住了父亲冷尧的手臂,一脸的甜蜜都要溢出来了,“爸,我这次真的要嫁人了。” 父亲冷尧都没有去直视她的眼睛,只是点点头而已,看起来心情十分沉重。 这女儿虽然不像儿子那样可以传宗接代,但毕竟是他心疼了几十年的宝贝!就这么要交给别人了,他心里能好受吗? “爸,不要舍不得我,我会和子轩经常回去看你们的!” “女儿啊……你一定要幸福……”冷尧顿了半天才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来他在压抑自己。 “你哭了?”冷唯一赶紧用手帕给他擦了擦眼角,“不要这样!今天是我最重要的日子,你应该开心才对啊!” 冷尧一个劲的点头,不住的拍着女儿的手,“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听到牧师说有情新人入场,罗晴赶紧把她的盖头给遮上。 冷唯一只能依靠挽着父亲的手往前走。 她能感觉到身边的人来了,就在自己的右前方。 他高大帅气,英俊有为,今天自己终于能够嫁给他了…… 害羞的拉了拉蒙在脸上的头纱,冷唯一踩着高跟鞋有几分扭捏的跟墨子轩向神父面前走去…… “感谢神让我有幸见证一对新人的结合。” 牧师的声音响亮,手里拿着誓词,“墨子轩先生,请问你愿意娶冷唯一小姐为妻,并且一生呵护她照顾她,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吗?” 墨子轩执起她的手,黑眸着迷似的盯着她的小脸,“我愿意。” “那冷唯一小姐,你愿意嫁给墨子轩先生为妻,并且——” 牧师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一阵噪杂的响声!车鸣声震耳欲聋。 墨子轩的脸色突然一僵,他拍拍冷唯一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我出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 宾客们看着他们两个人走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完全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还特意出来迎接我?真是荣幸之至。” 听到声音,所有人都齐刷刷的转过身去,看向了教堂门口。 两排人齐刷刷的站在两侧,对红毯中间的人鞠躬敬礼。 “太子爷好。” 当宾客看到他的样子时,人群里不停的发出吸气的声音,尤其是女人,更是惊叹。 这男人……也太完美了,那深邃的轮廓,颀长有力的身影,每一点都恰到好处。 尤其是那一双黑眸,瞬间震慑所有人…… 东方以寒一副无辜的样子,浓眉微挑,转了转中指上的指环,“我也是来参加婚礼的,真是不好意思惊扰了大家。” …… “少奶奶,我们家太子爷特意来接您回去的。”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完,恭敬的弯下腰,“请吧。” 要接她回东方家?! 是在说自己吗? 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冷唯一刚要说话,墨子轩却忽然拉了她一把,“东方以寒,今天是我和唯一结婚的日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挑眉,勾唇,东方以寒无辜摊摊双手,“没什么意思,都说只是来参加婚礼,顺便把我的新娘接走而已。” “……” “这新娘我就带走了,不用太感谢我。” 墨子轩蹙起浓眉,眼底闪过隐忍,“东方以寒,看在我们墨家的面子上,你能不能……换个女人?” 东方以寒嗤笑,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为什么不是你换个女人?墨子轩,你别忘了你们墨家有今天,都是谁给的。” “……” “浪费什么时间?”东方以寒给旁边的人递了个眼色,两个黑衣男人立刻走上前。 “少奶奶,请吧。” 这戏剧性的变化让冷唯一根本没缓过神来。 她木讷的看了看墨子轩,可是墨子轩却没敢抬头和她对视,完全一副心虚的样子! “对不起……唯一……” “墨子轩,你就这么把我让给了他?!你这……什么意思?把我冷唯一当什么了?”冷唯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那个平时对她极好,温柔体贴的墨子轩去了哪里? “唯一,你别激动!” “我为什么要跟他走?我不去!”冷唯一头纱一扯,直接甩到了地上,“墨子轩,我这辈子都不原谅你!” “唯一,别胡闹!那可是太子爷。”冷唯一的父亲看到东方以寒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赶紧过去劝自己的女儿。 要知道,这东方家的继承人东方以寒,可是出了名的阴狠毒辣,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惹怒了他,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凭什么?凭什么他要娶我就得嫁?” “凭你看过本少爷的身体……”东方以寒忽然开口,一双墨色的眸子紧盯着她。 “……” “你还脱光了我的衣服,看了我的全身?” 冷唯一错愕,“不可能!除非——难道你是那个人……?!” 当时他脸上带着面具,自己只关心他的伤势,也没仔细看…… “没错。” “那我救了你,你不来感激我,反而砸了我的婚礼?!”冷唯一对上他的视线,美眸怒瞪。 “看了我身体的人,要么是死,要么是东方家的少奶奶。”东方以寒邪气的勾唇,“你想选择死,我也成全你。” …… 东方家坐落在帝城的中心点,是座古欧式的私人别墅。 不过说别墅,不如说是一座城堡,乘飞机如果经过帝城,那么第一眼便会看到这里。 黑色的布加迪在路上缓缓的前行着,后面还齐刷刷的跟了一排豪车。 不远处,就看到一个金色的大门,上面篆刻着两个字——【东方】 传说中,进了东方家如果没有允许,连只苍蝇都飞不走,除非是尸体。 手被绑住的冷唯一挣了挣,瞪向一旁悠然喝着咖啡的男人。 “快点放了我!你这忘恩负义的人!” 东方以寒抿了抿杯子的边缘,一双墨黑的瞳眸对上她的视线,“想知道那些埋伏我的人,现在都身在何方吗?” 冷唯一一怔。 “我把他们油炸了以后淋上番茄酱……送给了我的宠物当晚餐。” “……” 精致的五官微扬,“你也想?” 冷唯一咬唇,说不害怕是假的。 “是第一次?”东方以寒忽然放下咖啡杯,目光认真,“墨子轩有没有碰过你?” “当然——”冷唯一刚要开口,又忽然顿住。 帝城的人都知道,东方以寒有严重洁癖,最讨厌脏的东西,那如果自己…… “我和墨子轩是青梅竹马,当然早就有过关系了!” 看着她微昂起来的小脸,东方以寒的脸色突变,“很好!那明天我就让你参加墨子轩的葬礼,如何?” 冷唯一的心一惊,“你变态!” “碰了我的女人,就要有代价。” “你——别动墨子轩!”冷唯一咬唇,“我……我们还没有那个过……” 东方以寒突然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拨开她唇边的发丝。 “你应该知道骗我的后果吧?” “求你……别动墨子轩……”冷唯一的话音刚落,整个人便向后跌去。 夜,刚刚开始。 这本该是她的新婚之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 清晨,微风拂过,轻轻的掀动纱帘,透进一丝凉意来。 凌乱的大床下,婚纱,西裤,衬衫被随意的扔在地上。 任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叩叩——”卧室的门忽然被轻敲了几下,“太子爷,老爷让您过去一下。” 东方以寒睁开眼睛,墨色的眸子有几分惺忪。 看了一眼怀里满身吻痕的冷唯一,他薄唇勾起一丝得意的笑。 起身,他伸手捞过睡衣披上,带子松散的系着就进了浴室。 简单的冲澡后,东方以寒的头发还在滴水,修长的五指不紧不慢的系着衬衫扣子。 “早安,太子爷。” 打开卧室的门,两排佣人齐刷刷的候着。 东方以寒蹙了蹙眉,“老爷子叫我什么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