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为妃

更新时间:2019-07-10 11:55:49

重生为妃 已完结

重生为妃

来源:落初 作者:梁欢欢 分类:都市 主角:阮飞阮妃 人气:

新书《重生为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梁欢欢,主角阮飞阮妃,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皇后爱屋及乌,爱皇上所爱,母仪天下,必没有自己的性格。  宠妃任性妄为,处事明理,遇事冷静,在外大方得体,在内妩媚柔弱,我见犹怜,才得皇上万般宠爱。  你我共侍一夫,必不能成为朋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后宫之中从来就没有姐妹,一开始,我就知道。  不过既然皇上喜欢后宫和气,我便喊您一声姐姐,只是——您可别当真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阮飞烟蹲在草地上看着雪梅上蹿下跳,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上,简直好像看电影一样,不过雪梅是靠自己的本领,因为这里不是拍摄现场,更没有钢丝吊在雪梅身上,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穿越的事实,一醒来看到这么一个古代女子在树上飞来飞去一定会以为自己见鬼了。

算是大开眼界了,待雪梅表演完毕站在她面前时,她站起来,拉着雪梅的手差点蹦起来,好不容易将激动的心情平伏下来后依然有点兴奋地道:“雪梅,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我,教我!”

雪梅怔怔地看着她,一脸不可思议地道:“小姐,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吗?”

“嗯?”阮飞烟听她这么说,好像自己应该什么都记得一样,“之前不是说了吗?我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雪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姐,您跟我同一师门,只是,您先入门是师姐,我们还有个师兄叫旋施夜,我们一起练武,晨昏定醒都会给师父奉茶请安,师父还说小姐的剑术在他之上,那是因为小姐的悟Xing高,又有师兄从旁指点才青出于蓝——”

“你是说,我也有武功?”阮飞烟将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吃惊的样子。

“嗯。”雪梅点点头:“不过小姐练的跟我们练的不属一派,小姐的功力在每次动了真气后都消耗得极快,师父才派我在小姐身边守护,以防小姐动了武之后体力恢复不过来。”

“你的意思是,我也能像你一样飞到半空中,还会舞剑?”阮飞烟依然不相信。前世她拿枪倒是拿多了,近身搏斗也不少,拳脚上的功夫倒难不到她,只是,这轻功——,未免太天谎夜谭了吧?

“小姐,您不信,可以试着运功,气聚丹田,吸一口气后,双脚往上跳,便能跳到半空中,只要借助空中物件,树丫,树叶,或随手丢出来的手帕,踩在上面,借力再跳到别处——”雪梅教她怎么吸气,呼气,将气聚在小腹下面,脚尖用力,往上轻跳便可。

阮飞烟将信将疑地听着她口中所说,真的感到有一股气聚在所谓的丹田,然后一呼一吸中感到自己身轻如燕,双脚不自觉踮起,跃跃欲飞的感觉十分强烈。

雪梅见她差不了多,口中念到:“跳——”

跳是跳了,只是没看准方向,也没有寻找到合适的落脚点,更搞笑的是不会控制力度,因为蹿得太高,头居然撞到那棵树上的横枝,嘭地一声,撞得她脑袋一轰,发达了,只觉得眼前星星乱舞——

我擦~~~~,果然是出师不利啊。

还没从疼痛中恢复过来,屁股着地,只觉得全身上下没一处是不疼的——

不过她却笑了起来——

嘿嘿,老娘是真的懂武功耶,看样子能蹿那么高,武功一定不弱,不过怎么身体除了疼痛之外,好像有一股气像流血一样往外涌?渐渐地,她感到呼吸有些急促,是落地的姿势不对吗?

雪梅惊呼的声音越来越远,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听到雪梅喊:“小姐,小姐,您觉得怎样?”急促的声音犹在山洞传来,雪梅的手搭在她的手腕上,似是止住那股往外泄的真气——

“雪梅,师父是怎么教你的?不能轻易让飞烟用武。”冷冷的声音从树林那边传来,瞬间,那个穿着白衣的男子已经站在她们面前。

雪梅惊呼:“师兄,您来到就好了。”

旋施夜看了一眼倒在雪梅怀里的女子,眼夜闪过一抹温柔,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你止她外泄的真气,我输真气给她。”

“是,师兄!”这回雪梅不敢开玩笑,认真无比地盘膝坐下,双手搭在阮飞烟的动脉上,止住那股往外泄的真气——

旋施夜双手按在阮飞烟的背上,徐徐将体内真气输送给她。

不一会阮飞烟醒了,看到面前出现了个白衣飘飘的大帅哥正漠然地看盯着她,眼中看不出一丝一毫感情,一时搞不懂他到底是谁,还以为自己这次真的完蛋了,见到了天上那些什么神仙,不然这位帅哥怎么可以帅成这样?

“小姐,您可醒了。”雪梅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令阮飞烟不其然地皱了皱眉,厚,这里还是人间呢,不过这位帅哥又是哪位?

“你醒了。”帅哥终于开口了,只是冰冷的语调听起来还是那么有吸引力啊。

只能证实一件事,只要长得帅了,冷冷的样子会更吸引人。

“呃,那个,雪梅,他是谁?”

“小姐,他就是咱们的师兄啊。”雪梅一副败给她的样子,忍不住向旋施夜道:“她现在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师兄莫见怪才好。”

“师兄?你是说他就是我们那个旋施夜师兄?”

旋施夜皱了皱眉:“烟儿,你除了什么都记不起之外,还有哪里不舒服的?”

“有。”阮飞烟答。

她的话让雪梅与旋施夜都大吃一惊?异口同声地问:“哪里?”

阮飞烟得意地抿起嘴笑了笑:“我的头很痛,屁股很痛,全身都痛。”

“呃。”雪梅尴尬地看了大师兄一眼,心里想,小姐怎么不避忌一下,毕竟女儿家家的,说什么屁股啊。

可是旋施夜却没半点尴尬之色,本来学武之人,这些肢体学名本来就无可避免的,人命关天的时候,就算是胸部中箭都要解开对方衣衫来救治,更何况现在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关心的是,为什么烟儿说全身都痛?

“是这样的,小姐刚刚试了下轻功,一时没将力度控制好而撞到树上的横枝,反弹下来时落地没站稳而摔了屁股。”好吧,她也觉得既然解释一番,屁股二字无论如何也不能避免的,只好一并用了。

旋施夜觉得烟儿不懂运用武功一事实属正常,他淡淡地道:“烟儿失忆了,以前的武功招式与用法自然也都一起忘了,我且回去禀告师父,向师父说明情况,再回来重新教你一遍。”

见他这么有责任心,阮飞烟也收起嘻皮笑脸,从地上站起来道:“那便有劳师兄了。”

“记住,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轻易运用武功。”

看着他的眼睛,阮飞烟根本不能拒绝地应道:“是,大师兄。”

见阮飞烟这么听话,旋施夜似乎感到十分满意,但语气还是淡淡的:“雪梅,你负责看着她。”

“师兄请放心,我一定保护小姐周全。”

“那就好。”白光一闪,旋施夜已经消失在她们眼睛。

阮飞烟看着白光消失的方向喃喃地道:“好厉害的轻功。”

“小姐,您以前也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那是以前,现在的我——,根本像个废柴一样。”阮飞烟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希望大师兄允现承诺,真的再回来重新教她武功,那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雪梅像是看透她的心事一样,向她作出保证:“大师兄说过的事从来都不会食言。”

“你是说他还要来看我?”

“师父视您如亲生女儿,我们三个在师父眼里本不分彼此,您现在出了状况,师兄当然要来看你,更何况,您现在这样子,师父是一定不会放心的。”雪梅耐心地解释道。

“等等,你既然说我们三个是同门师兄妹,为什么你会叫我小姐,而不是师姐?”阮飞烟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思绪,然后说出心中疑惑。

雪梅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小姐,师父派我在小姐身边侍奉是有原因的,我们一般都是深夜上山学艺,一招一式都是师父在月光下教的,我们师兄妹三人是师兄关门弟子,也不便向外公开,所以我们会武功一事就连大爷,大太太,四姨娘都不知道。”

“这么说来,我们是神秘的?”阮飞烟睁着眼说了一句废话。

“师父说见过我们武功的人都必须死,这个是自然的,因为我们一旦动手便天崩地裂,对方死是预料中的人,但师姐的武功不能随便使出来。”雪梅顿了顿又道:“今天是我大意了,忘了师姐每次施展武功都会让内力大泄一事,以后师妹会注意了。”

阮飞烟才明白自己原来不是被摔晕,是内功外泄而体力不支倒地。看来以后真的要好好注意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