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凤头钗断情难安

更新时间:2018-12-11 16:42:50

凤头钗断情难安 已完结

凤头钗断情难安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只杨 分类:短篇 主角:秦若安景逸 人气:

主角叫秦若安景逸的小说是《凤头钗断情难安》,它的作者是一只杨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若刚刚得知自己怀有身孕,就发现了安景逸迫害自己父兄的事,无奈之下挟持安景逸出宫,前往青山狱救人,却不料就在她出城那刻,她的父兄人头落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宜都雨,仙女泪,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的,眼下正是春意最浓的时候,满目的嫩绿,当真是美得醉人。

秦若始终站在安景逸身后,一言不发,一会儿看看安景逸,一会看看那青葱的美景,不知在想什么,卢生也识相,老老实实的蹲在亭子一角看蚂蚁迁居。

不知过了多久,秦若冷哼一声,突然开口道:

“一个瞎子,当真是辜负了美景。”

“看不到也无妨,我能从雨声中听到美景。”

秦若皱起了眉“你甚时变得这般油嘴滑舌了?”

这时,卢生突然叫了起来“呀,那边有几只猴子!”

“猴子?”秦若一愣,随后看向卢生,却早已看不到他的身影,转而问安景逸:

“这里…怎么会有猴子。”

“谁知道呢?走吧…”

“去哪?不等卢生了吗?”

“他会追上来的,陪我到处走走吧。”说着,安景逸便拉着秦若的手,离开了亭子,在细雨之中漫步。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若总觉得这雨中,有些许血腥气。

不多时,卢生果真追了上来,三人来到宜都的集市,这里常年阴雨,但雨水并不大,所以集市依旧热闹非常。

看着这些安居乐业的百姓,秦若不禁想若是战争真的爆发,他们该如何自处?

想到这,秦若仰头看着安景逸,低声道:

“我们还是回去吧。”

安景逸摇了摇头“不急,若是此时回去,你又该如何自处?”

“能如何自处?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你不必假惺惺。”

“再等等,等到你真的想跟我回去的那一天,我自会带你回去。”

闻言,秦若心中一紧,眉头微皱“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打算?你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安景逸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严叔他们的,你要是敢食言,我不会轻饶你!”

安景逸淡淡的“嗯”了一声,看着是那样漫不经心。

“若是食言,我定会杀了你。”

“好。”安景逸笑了笑“若是到了那一日,我便任你处置。”

看着安景逸如此气定神闲的样子,秦若陷入了沉思,她突然觉得安景逸从一开始到永安城,再到后来被抓,脱身后前往药谷,直到现在四处云游,把卢生一个外人留在身边,似乎都非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

只是她又想不出这男人唱的是哪出,而是她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不好轻举妄动。

只是停留了不到一日,他们便离开了宜都,往兹通而去,秦若一直都觉得安景逸在谋算着什么,所以总是冷着脸细细观察他,结果这男人就好像当真是出来游玩的,看的秦若只能生闷气。

“你不尝尝吗?”说着,安景逸把一块桂花糕递到了秦若面前。

“不!”

安景逸不知秦若这气从何来,下意识想要去抓她的手哄,结果却被躲开了,他感觉到秦若在瞪他,似乎是想告诉他别动手动脚的。

这时,卢生终于吃饱喝足了,悠哉悠哉的开口道:

“夫人可别气坏了身子。”

秦若横了卢生一眼“什么夫人,你休要乱叫!”

“卢生虽然年幼,但也是经过大事的,夫人和公子明明就是夫妻,卢生懂得!”

闻言,秦若看向安景逸,这男人看着倒是无辜,似乎是想告诉秦若他可什么也没说。

正在这时,小二端上来了新菜,安景逸叫住他,询问兹通哪有补首饰的地方,秦若一听,心仿佛漏了一拍,定定的看着安景逸。

不知过了多久,秦若才换换开口,询问道:

“你…想补那支凤头钗?呵,有什么意义……”

“总归是不忍心放任不管。”

“随你。”说罢,秦若便不再言语,转头看向客栈外,恰巧看到了这么一幕。

那是一家三口,夫妻俩不过二十出头,孩子不过六七岁上下,此时正有说有笑的自客栈外经过。

男人作为丈夫和父亲,一手搂着妻子,给她依靠,一手抱着孩子,保护着他不被旁人挤到。

秦若再次陷入了沉思,她想,若是真的打起来,妻子会失去丈夫,儿子会失去父亲,这个家会变得残破不堪。

突然间,秦若明白了安景逸为什么要带她出来云游,他是想劝她放弃执念,不要打破这太平盛世。

“可我的父兄,我秦家数百口人,就该死吗?就算我父兄真的有造反之心,不是还没有真的造反吗?就算…就算真的造反了,你可以告诉我啊,他们那么疼爱我,一定会听劝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连半点机会都不肯给秦家。”

安景逸放下桂花糕,低头不语。

“还有那些无辜的人,他们都只不过是秦府的家丁,没有做错任何事,你却把他们…凌迟了,世人能因功忘记你的过,可你要我怎么忘记?他们是我的亲人啊!安景逸,你知道亲人是什么吗?”

“我……”

“呵,你怎么会懂?你根本不可能懂,你母妃早逝,没有人爱你,所以你才能半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处死了我的父兄。”

说到这里,秦若早已泪流满面,她再待不下去,于是便起身走了出去,因为她怕自己继续待下去会控制不住自己,拔剑杀了安景逸!

弑父杀兄的仇,这世上有谁能容?怕是圣人也不能吧…

什么天下太平,什么百姓,什么大义,她通通都不明白,她只知道要帮父兄报仇,要帮他们正名,要保住秦家最后的希望,天下人如何,与她何干!

她为天下人,那谁又来安抚她心底的恨!

“啊!”秦若一拳砸在树干上,树叶被震得落下,身不由己的在空中飘来荡去。

安景逸走上前,怜惜的叫了一声“若儿…”

“不要叫我若儿,你不配!”秦若转身,通红的双目满是恨意:

“若是想阻止我,你大可杀了我,像杀了我父兄一样杀了我!耍这些小心思有什么用?”

“我…做不到……”

“利用都利用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你对我的情,我只不过是体现在舍不得杀了我罢了,因为除了我,没有人爱你!”秦若凄凉一笑,无力的靠在树干上,似是喃喃自语,又似是在对安景逸说:

“在永安城的时候,你本来就打算被抓住的是不是?你知道我定不会立刻杀了你,打一开始你就打算好了,牵制我,从而牵制严叔,你都打算好了,是我太傻,我竟信了你对我还有旧情,我竟…”

“不是这样的,若儿我……”

“闭嘴!”秦若拔剑,对着安景逸的心口,眼中的怒火与恨交织,凌厉之气遍布周身。

“若儿,我真的不想利用你,我也…从没有利用过你。”

安景逸顿了顿,对心口处的剑视而不见,猛然跨前,秦若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退后。

“你别过来!”秦若声音颤抖,握剑的手也是,抖得几乎握不住剑。

“若儿,你父兄的事…我没有办法,我承认是我混账,所以我去永安城找你,我说过我的命是你的,你随时可以取走,错的只是我一个人,是我杀了你的父兄,百姓没有错,他们是无辜的,你恨我一个人就好。”

秦若微微摇头“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花言巧语?”

“那你杀了我吧。”安景逸闭上了双眼“若儿,我知道你也不忍百姓受苦,所以你杀了我吧,让你的恨终结,我知道你恨的只是我,不是大明的皇帝,你那么善良,终结是不忍让黎明百姓受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