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白月如衣

更新时间:2018-12-06 16:30:13

白月如衣 已完结

白月如衣

来源:追书云 作者:温戏 分类:耽美 主角:湛儿阿洛 人气:

主角叫湛儿阿洛的小说是《白月如衣》,它的作者是温戏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翌乔已经被绑在这里三天三夜了。他武功尽失。骊山一代宗师,如今沦为他人的阶下囚。“白乔。”清冷的声音在他的面前响起。他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冷峻嗜血,无情无义。但此刻站在略显茫然的人面前,竟慢慢红了眼眶。“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眼前的白衣男子听着月如湛的话,安静了片刻,发出了一声释然的轻笑。虽然被蒙住了双眼,可是那份清凉的气质和纯净的脸庞,使他美得不可方物。白翌乔的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容,带着一丝疲惫。自己武功尽失,外面围攻的正派已是山穷水尽,自己无力回天。他的那一声仍然很轻很轻,带着坚定:“爱过。”月如湛嘴角扬起一丝苦笑:“你居然承认了,师父。”“嗯。我承认了,湛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万琴楼最近封了楼。不再接待乐宾,就连生意上的事都是悄悄进行。没了外来的人来人往,万琴楼内显得沉寂不少。

“嘿!冥柠姑娘,好巧啊。”月如湛正无聊的拨着琴弦,抬头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师父和其他各派首领去商议事情。留下月如湛自己闲的慌。

冥柠无奈一笑。真是,每次想露出真面孔来,就会遇到这小子。

“是你。月如湛。”

月如湛展开笑颜,“没想到姑娘还记得我。”

“你倒是和你师父有些相像。”冥柠看着眉眼弯弯的月如湛,心里一阵柔软。

“师父那么好看,我怎么能像的上师父。”提到白翌乔,月如湛眼睛里一下子闪出着别样的光芒。

冥柠浅笑着摇摇头,忽然,她瞳孔一缩,迅速推开眼前的月如湛,用两指接住了暗处飞来的毒针。

百花毒。

冥柠看着针尖上的淡红色,便一目了然。

百花毒是花梦戏的独家毒药。采集百种毒花之蕊,淬炼而成。其中有一位奇珍异花,云妖花,是她独自栽培,专为药引而制。此药药效奇特,虽说统称为一种毒药,可是在配制过程中,多加一味花药或少加一味花药,还有用的是哪种花药,多少搭配,都会有不同的效果。致死或者致幻,抑是折磨,旁人都无从判断。

西南角一直平静如水,花梦戏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动手。何况,就算自己出了事,也不会影响芳琴楼的运转,反而会给花梦戏招来大麻烦。都是自家弟子,不会解百花毒,也能分辨出来。

冥柠看向月如湛。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事情的发生经过。眼睛里满是疑问。

想起月如湛提起师父崇拜的目光,和那天白翌乔寻找月如湛焦急的模样。想必花梦戏也知道,月如湛是白翌乔的爱徒了吧。自己提醒过他万事小心,可是这万琴楼的暗箭,真的是防不胜防。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恐怕白翌乔也没有想到女子门派的斗争比他想象的更复杂,更细微吧。

“跟我走。”冥柠拉起月如湛的手,带他迅速回了芳琴楼。

“不行。”月如湛果断的拒绝了她。

冥柠的脸上浮出一丝疑问。

“我师父会着急的。而且......”

“而且什么?”

“他似乎不太喜欢我提起你。”月如湛的脸显出一丝粉色,小脸上的表情有点别扭。

“......”冥柠脸上的疑问更甚。

“那你走吧。不过提前说好,你的死活与我无关。万一你出了什么事,白掌门可不要找上我。”冥柠不自觉的翻了个白眼。

“噗。”月如湛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不是。”月如湛解释道,“没想到冥柠姑娘这么端庄的姑娘也会翻白眼。”

冥柠的脸色涨红,气的直接给了月如湛一掌。

冥柠虽然玩性大,喜欢隐藏身份,穿梭于人来人往。不过的确出了名的冷静端庄,刚刚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无意中有了如此失礼的表情。

冥柠定定的看着月如湛。

......

真是倒霉。

月如湛:“......”

月如湛还是被冥柠带回了芳琴楼。

“酉时之前请把我送回去。”月如湛一脸郑重的说道。

冥柠:“......”

不过月如湛在芳琴楼闲逛的时候,发现冥柠把他带来的地方并不像一个婢女所能及的。

芳琴楼用的都是深色的装饰,以黑色为主,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月如湛一走进去轻松的感觉立马一扫而光。都说一个人的装饰风格体现着主人的性格,看来这芳琴楼的主人性格果然和传说一样冷淡。也怪不得这里的运行如此井井有序。

不过月如湛还是想问,“冥柠姑娘,这里是我们可以随便进入的吗?”

“不可以。”冥柠淡然道。

“那我们进来会不会被这里的主人惩罚?”

“有我在,谁敢动你。”

“...难道你不是...”婢女吗。月如湛没敢问出口。

“是什么?”冥柠看向他。

“没什么。”月如湛尴尬的笑了笑。

冥柠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你师父没告诉过你芳琴楼的当家是谁吗?”

“没有。”

冥柠重新审视了一下月如湛,把月如湛看的毛毛的。

随白翌乔来到京都,入驻万琴楼三日有余,居然都不知晓伶因派的形式。看来白翌乔把他保护的不是一般的好。可是弟子之所以随从,不就是为了来历练吗?难道白翌乔已经到了不把他放身边就不放心的程度了?

冥柠少有的陷入沉思。

月如湛踱步到芳琴楼的正楼墙。

正楼墙是每个楼里面当家主的写照。是每个主人的私人密地里面的一面坐南朝北的墙。

这面黑色的墙面上,刻有二十八个镀金的娟秀字样。

芳琴楼内花月无,

易容不驭茶下奴。

四主相残浅真逝,

伶因掌门心自明。

月如湛读完之后皱了皱眉。

虽然他不是很明白这四句诗的意思。但他能看出来,这首诗前两句描写了芳琴楼主人人品和经历,下两句却是在预明未来。

“我就是芳琴楼的主。”

冥柠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月如湛回过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白掌门为什么连四个楼主人的名字都未曾告知于你,不过我一开始就未打算欺瞒你。”

“不是,我想问的是...”月如湛想了一刻用什么语气显得不那么冒犯,最后终于提了口气,大声地问出来:“你现在的脸是真的吗?!”

冥柠:“......”

“我易容之时从不曾使用两张相同的面孔。”

月如湛道:“那冥柠姑娘真厉害,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芳琴楼的主人。”

“其他三个楼的主人年纪也不大。”

“反正冥柠姑娘就是厉害。”

“......”冥柠精致的脸上浮现一丝红晕,表情却还是淡淡的。

“阿柠,别让别人打开你的心。无论是友谊还是欣赏,都不要打开心去接受和尝试。不然不会失去另一个更重要的东西。而那个东西,会让伶因争得头破血流。”师父的话突然从冥柠耳边响起。冥柠如雷贯耳,脸上又恢复往日的冰冷。

“酉时到了,我送你回去。”

月如湛摆摆手,“不用,我自己就行。”

“我送你回去。”

“...好吧,谢谢冥柠姑娘。”月如湛不明白为什么冥柠突然如此冷漠,也不好拗过她的坚持。万一自己在路上又遭什么暗算,就辜负了冥柠的好心了。

月如湛当然知道,那枚从暗处投出来的毒针,既然是从自己背后发出,必然也是朝着自己来的。冥柠姑娘身手不凡,又是万琴楼中人,不会因此中伤。

从夜摩城的种种异常,月如湛就应该猜到,这次伶因之行会异常艰难。虽然这份安全感的缺失是白翌乔中途受伤,但看来还是要更加提高警惕。

花伶城,也被老百姓称为京都。人间帝王和世家修士来来往往,无奇不有,甚至偶尔有仙家降临。修行上的仙家不是凡人跪拜的神,是修为突破自身顶点,或者修炼了绝世武功,总之,境界到达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便发生质变,升华为仙。修为越高,越可长寿,保持年轻的样貌。白翌乔现在仍然是二十岁的样貌,不过眼神却是弱冠少年无法比拟的成熟。

白翌乔与各派掌门商议完事情之后,月如湛已然在客栈等他。

白翌乔推开门,月如湛望向他略有疲惫的脸庞。

“师父。”清清的少年音传入耳,白翌乔脸上的不快一瞬散去,变成浅浅的微笑。

“湛儿。”

“师父和各家前辈讨论什么了?”

“无事。”

“可是我看你刚刚有些累的样子...”

月如湛青涩的关心让白翌乔的心情更加晴朗,他摸摸月如湛的头,“湛儿莫念,师父自己来就好。”

想让你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不用管这些复杂的事,不用有修炼的压力。

这样就好了。

虽然我只有十年。

“我看师兄他们都在帮师父处理事务,只有湛儿天天无事可做。”月如湛说的有点小委屈。

“湛儿就陪着师父不好吗?”

“可是我想有一天能保护师父...”月如湛说着,两个人皆是一愣。

月如湛低下头,在心里自嘲,师父这么厉害,估计他怎么做都不会再比师父强了。何况,师父怎么会有等到自己保护他的那一天呢。

而白翌乔在想。果然,湛儿是个既有上进心,又值得爱的好孩子。

好孩子......

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