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

更新时间:2018-12-06 16:30:02

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 连载中

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

来源:追书云 作者:镜灵犀 分类:耽美 主角:陈刘听雨 人气:

完结小说《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是镜灵犀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刘听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奇怪的金鸟、地下的蛇宫、诡异的双胞胎、变成人类的布娃娃...即将到来的末日、入侵人间的未知生物,种种异象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攻受爆表的武力值,带我们纵横地下墓穴机关、打翻怪物狗头神秘可怜的攻和暴躁强势的受,在一起朝朝暮暮...每天恩恩爱爱(撕逼互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山。平静的午后,沉沉的阳光垂落在遮天蔽日的树上。森林里却极为幽冷。这里是十大禁地之一,里面很安静,树叶落在地上的声音都清清楚楚。

银发男子腰间挂着透明的长剑,在山间游荡,他被夕阳之足引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正是那片山谷,这里的地形构造很奇特,下面是一片银波粼粼的湖水,湖面上架着一座发光的长桥。也就是之前几人在山林中看到的发光长龙。

长桥由无数点点的荧光虫组成,在午后的阳光下好像撒了无数的金子。粉色头发的主播陈星河正拿着一个‘样本采集袋’,戴着特制的防护墨镜、耳罩,小心的用捕虫网捕捉荧光虫,捉进样本袋里。荧光虫的发光器官是背部上的光囊,它的眼睛是小小的三角形,十分独特。

银发男子容貌如雪,在他面前湖泊和金光都清冷了几番。尤其是那双淡淡琥珀色的眼睛,瞳仁像是被夕阳所亲吻过的色泽。在光线之下,瞳仁周围近乎透明的清澈。他的脖子周围缠绕着一圈淡淡的阴影,蔓延到了他的双臂之上。

陈星河被夕阳之足所迷住了,他捕捉了整整一袋子。桥的那边是深绿的山峦,底下是金光粼粼的深深湖泊。认真道:“阿云,你去过那边吗?”

银发男子点了点头。名叫阿云的男子说道:“那边是不知山南麓,和这边没什么区别。”陈星河说道:“我想去桥上捉几个研究。”说着他就跳上了桥,阿云说道:“我是从那边绕过去的,从来没有上过这个桥。”

陈星河踏上了荧光桥,好像是踩在蜘蛛网上单感觉。他已经来到了桥中央,认真的把荧光虫装进样本袋里。阿云也跟了上去,陈星河惊讶道:“阿云,你看这里虫子好像比其他地方都要大一些。”

阿云有些懒洋洋的坐在桥上晃荡着,说:“阿星,你差不多就走吧,不要打扰山里的东西。”

陈星河发现桥上的虫子的确和别的不一样,它们的头上是长了小角的。好像是蜗牛的触角,他疑惑道:“这里的虫子,是变异了么。。”

银发男子不再理他,陈星河只好自己装了回去研究,两人从桥上折返,原路回到了树林里。

陈星河说道:“阿云。。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树林里的树木越来越稀少,远天蓝得透明,好像一块巨大无边的镜子。天边忽然出现了奇怪的画面,好像是淡淡的投影。淡白色的楼宇、飞檐,甚至金字塔上的铃铛、花朵,还有隐隐约约的人影,几乎是纤毫毕现。阿云说:“鬼市?很少在不知山上出现。”陈星河说道:“这是光线在云层间折射产生的自然现象,可能因为最近山里降水多、云层厚。”阿云一副懒懒的样子,他摸着透明的长剑,被脖子上阴影勒的十分不舒服。他不在乎这些奇怪的东西到底怎么回事,只想赶紧把阴影想办法弄掉。他心不在焉的折了一片树叶,在嘴边低声吹着。

两人不知走了多久,好像比以往下山的路还要长。终于从山坡上下来,眼前却出现了一片波光粼粼的热海。陈星河:“我怎么不记得怀远周围还有海的。。。”

阿云也沉默了,他把树叶从嘴边拿下来,海面、帆船、淡白色的楼宇、飞檐,甚至高高的金字塔,一切都和刚刚的海市蜃楼一样。海面泛着粼粼的金光,看起来十分温暖。

陈星河笑道:“我们难道走到海市里面来了??”他翻出手机,想做个直播,但是这里却是完全没信号。

阿云转身想往回走,身后的森林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远处是分布在半山上高高低低的白色房子,海滩的尽头矗立着一个高大的白色金字塔。

这片海水是热海,在阳光下,很多小船停泊在海岸附近,船里懒懒的躺着晒太阳的人。陈星河:“这里怎么还有人的?”阿云难受的转动着脖子,掩盖在他上半身的阴影犹如实质。

陈星河走了过去,海滩边上有一个戴着草帽的老板,老板晒得黝黑,他的轮廓很深,看上去有几分像子年。老板说道:“要做小船按摩浴吗?附带柠檬汁套餐,只要八十块。”陈星河低声说:“老板,我想打听你们这儿。。”老板打断他,也凑了过来,低声道:“只按摩的话100,带走的翻倍。”

陈星河张望着一旁坐着的沙滩美女,她们热情的冲两人打着招呼。女人身上穿着薄薄的轻纱,皮肤也被晒的有些黑,但是却透着别样的风情。那是一种带着生命力的、流淌着的欲望。不远处有些船上罩着白色轻纱的罩子,里面躺着若隐若现交叠的身体,在风平浪静的海上远远的飘着。陈星河甩了甩头,说道:“老板,我们是走错路来到这儿的,您知不知道怀远市在哪?”

老板打着哈欠道:“不知道,没听过。”阿云两人只好沿着海滩往前走去,这里的一切手机信号都被屏蔽了,和外界失去了联系。

沙滩上有一个小孩子正在堆着金字塔模型,陈星河蹲了下来,亲热的问道:“小朋友,你的塔真好看。”小孩子仰头看向陈星河,眼里是海洋一样的纯粹,小孩子纯洁无暇的笑了起来,一点也不怕生。他把金字塔门口的螺旋海螺给了陈星河。陈星河笑道:“谢谢你,小弟弟,我们迷路了,这是哪里啊?”

小孩子指着远处,热情的说道:“这是永生海,那是浮屠塔。”陈星河一瞬间哽住了,他博闻强识,但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名。阿云说道:“你知道怀远吗?”小孩子摇了摇头,他在沙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圈,把城堡围了起来,说道:“没听过。我们从来没有去过海的另一面。大人们说世界上全是这样的海水,只有我们这一小块陆地,但是我不相信。你们是来自海的那边吗?”

阿云想到两人之前踏上的荧光桥,一切异变应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他姿势奇怪的扭着脖子,上面围着一层淡淡的阴影,凉嗖嗖的,他觉得自己快要得了颈椎病。他说:“你们有这么多船,为什么不出海看看?”

小孩子奇怪的说:“出海?不行的,到了晚上怎么办?你们能给我讲讲那边是什么样子的吗?”陈星河说:“那边。。。好像和这边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阿云打断他,忽然问道:“晚上怎么了?”小孩子忽然沉默了,皱着眉头看着沙地,因为恐惧而缄口不言。半晌,他说道:“你们可以去找族长,他是去过那边的人。他就在浮屠塔里面。”

阿云点了点头,两人转身走了,过了一会儿,他折身回来,把黑色长袍上的玉佩挂坠摘下来送给了小孩子。

阿云能感到,脖子上的阴影似乎更紧了,他加快了脚步,往前面的浮屠塔走去。热海无边无尽,几乎透明的海水在阳光下金光灿灿,漂浮着安静的各色船只。浮屠塔就坐落在海畔。这里的夕阳和外面一般无二,不过这里的人们都散发着一种懒散的气质,甚至有人在海面上睡了一整个下午。有的船是没有系缆绳的,醒了之后发现自己随着水波飘荡到了天边的尽头。

两人到了浮屠塔前,已经是快要日落了。所谓的浮屠塔是一个金字塔型的高大建筑,外表通体白色,上面爬满的藤蔓上盛开着美丽的白花,在绿叶中掩藏着天国一样的纯洁。陈星河说:“这里真安静啊。。你听到笛声了吗?我都不想回去了。”

阿云也有一种自己身在天堂的错觉,一切都是那么自在,嬉笑的小孩子、情侣、懒散的大叔,甚至有不穿衣服的青年男女在海边玩闹。相比之下,这个金字塔就要安静很多,海水静静的拍打着礁石。塔的大门是敞开着的,两人走了进去。

塔里面空间巨大,墙壁采用了特殊的玻璃原料,从里面往外看去,完全是透明的,外面的大海一览无遗。无尽的浅蓝色大海、下降到海面的夕阳、停在海面的船只、嬉笑慵懒的人们,一切好像是一副颜色调和的极为优美的油画。

塔的地面中央有一个尖角凸起,好像一个立体的金字塔模型,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模型无法拿起,好像是连通地下的。塔里有很多沙发和盆栽,玻璃小桌子上还有各种各样颜色的液体。阿云拿起其中一个深黑色的,尝了一口,意外的口感非常好,有点像甘草的味道。

旁边的篮子里放着各种吃的,小鱼干、螃蟹膏、龙虾球,懒散的摆在篮子里面。两人在塔里转了半天,也没见有人进来。阿云说道:“阿星,别吃了。”他指了指一旁通往地下的楼梯:“下去看看。”

楼梯旁边放了一个告示牌:画了一个红色的大叉子。陈星河说:“这样擅闯人家的禁地,会不会不太好啊?”阿云难受的转了转脖子,脖子上的细白皮肤肉眼可见的出现了青紫色的痕迹。阴影仍然缠绕在上面不曾褪去,他关心的只是怎么能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螺旋楼梯长长的,两旁的墙壁上点着黄色的灯。楼梯直通向了地下大厅,地下大厅的格局和上面一样,也是一个金字塔立体三角形的高大房间,尖角插进了楼上的地面。房间里点着黄色的烛灯,显得有些空旷。大厅里只有几个零星的书架,墙壁上画着简单的壁画。

陈星河奇怪道:“这不就是图书馆吗?为什么是禁地,难道这里的人不让看书?”陈星河到处看着,他对这里印象很好,几乎不想离开。

阿云走到书架旁边,上面的书五花八门,比如有豪门总裁言情小说、儿童版十万个为什么、中医保健知识,分门别类的放得很整齐。书架似乎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这些书也都是常见的,为什么严禁进入呢?

阿云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王爷,跟我回现代吧!》,他翻了翻,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陈星河四处绕着,忽然停下来,皱眉道:“阿云,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