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

更新时间:2019-01-08 01:40:08

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 连载中

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云曦儿 分类:穿越 主角:太后傅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云曦儿的原创小说《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主角太后傅,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红绡帐内,被迫承欢,他将她当成另一个女人的替身。那时,她还不知,他将是她一生的劫。九霄凤阙,他给她万千宠爱,最后却又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为出宫,她委曲求全,誓言不再爱。待她与他人携手,纵情于山水之时,才发现身离去,情却已锁深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无尽的煎熬后,龙辇总算停了下来。   冷蝶舞将眼皮微抬起一条小缝,偷偷瞄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顿时大惑,这是哪里?   随即,耳畔响起几道交叠的声音,“微臣见过皇上。”   “起吧。”轩辕煜温淡地回了一声,接着又吩咐道:“随朕进来看看冷姑娘的伤。”   冷蝶舞紧闭的双眸,猛的瞠圆,冷姑娘?她不是他的妃子?   那他们是什么关系?   “是,皇上。”胡太医连忙应了一声,迅速跟上轩辕煜的脚步。   而跟在他身后一起进殿的,还有一个看上去极为古灵精怪的小医女。   小医女黛眉轻描,一双媚眼波光流转,瑶鼻挺直,樱唇微翘,即便一身灰衣,仍不减一分她的妩媚妖娆,倒是刻意垂眉敛目的样子,与她的模样极不相称。   “舞儿,醒了。”轩辕煜翘起唇角,一双凤眸中溢满了温情的凝着一脸震惊的冷蝶舞。   冷蝶舞尴尬地扯扯唇角,本想讨好的笑笑,却牵扯到了唇角的伤,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   索性,瘪瘪嘴,敛下视线,在心里低咒着这皇宫的黑暗。   轩辕煜深邃的黑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即转为平静,阔步抱着冷蝶舞进了内殿,动作极其温柔地将她放在软榻上,自己则退到一旁,等着胡太医来医治。   胡太医拿出一块白色的丝帕,盖好她的皓腕,才将指搭上她的脉搏。   片刻后,胡太医收回手指,躬身对着一身明黄的男人回禀道:“皇上,冷姑娘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让医女为姑娘上些伤药便可。”   冷蝶舞气得狠狠咬了下牙,在心里猛劲诽谤起了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白胡子太医。   她虽然还有一口气在,但也是没了半条命,全身上下,伤得没一处好地方,他居然还能说她并无大碍。   难道,非要断胳膊,断腿,或是一命呜呼了,才算有事?   “不必了,将伤药留下,你们先下去。”轩辕煜一摆手,回的果断。   冷蝶舞一听这话,心差点没有吓得挑出来。   他将人都屏退了,是准备自己给她上药,将她看光光吗?   这厢,小医女刚一上前,便听轩辕煜下了命令,正想转身离去,衣袖却忽然被冷蝶舞拉住。   小医女低头看去,愣了下,随即对冷蝶舞眨眨眼,转头对轩辕煜道:“皇上,冷姑娘身上多处伤患,深浅不一,均要分开来处理。”   “你的意思,是朕处理不来。”轩辕煜神色未变,优雅的出声打断小医女的话。   两个女子间的互动,他只是用余光瞥了一眼,面上无波无澜,丝毫不见一丝喜怒的征兆。   冷蝶舞连忙松开小医女的衣袖,不想牵连无辜。   虽然,轩辕煜此刻一点生气的征兆都没有,但她深知伴君如半虎的道理。   小医女看一眼胡太医,又看一眼冷蝶舞,见二人都猛劲对她眨眼睛,只好垂眉敛目,弯着身,漫不经心地回道:“奴婢不敢。”   胡御医这才松了一口气,将早就握在手中的伤药,递了上去,“皇上,这是给冷姑娘的伤药。”   “嗯。”轩辕煜接过,“都下去吧。”   “是。”胡太医连忙施了一礼,与小医女,一众内侍退下。   直到室内只余下两人之时,轩辕煜才走到软榻边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冷蝶舞,“朕真是没想到,舞儿居然交友这么广阔。”   “……”冷蝶舞愣了下,才明白他是何意。   但,不等她解释,他又道:“不知道舞儿是什么时候与魂妖娆相识的呢?”   “你说的如果是刚才的小医女,那不好意思,我根本不认识她。”冷蝶舞翻了下眼白,没想到轩辕煜堂堂一国之君,竟是连个小医女都认识。   到底是那小医女太特别?还是轩辕煜实在太精明?   轩辕煜微扬一下唇角,淡定未语,不见一分喜怒的伸手去拉冷蝶舞的衣衫。   “你干嘛?”冷蝶舞自然反应的一躲,却牵动了满身的伤口,疼得她差点没哭。   “舞儿,你视乎很怕朕。”轩辕煜晃动一下手中的药瓶,示意她,自己并无非分之想。   冷蝶舞犹豫了下,咬咬牙,怀揣着视死如归的心情,硬是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呵,不是。”   她现在摸不准冷蝶舞和皇帝之间的关系,便怕自己太排斥轩辕煜,会露出破绽来。   可是,她怎么会想到,自己竟是弄巧成拙,越是乖乖的配合,便越是破绽百出。   轩辕煜微扯一下唇角,回她一个,“这就乖了。”的眼神,手上动作继续,直接将她的胸襟,扯得大开,露出里边粉红的肚兜,和遮掩不住的无限春光。   冷蝶舞倒抽一口凉气,极力忍下恨不得给他一巴掌的冲动。   轩辕煜见她明明不情愿,还任由他为所欲为的反应,不禁在心中鄙夷的轻笑。   这是准备用身子做筹码,来达到目的吗?   他面上仍旧波澜不兴,定定看着她,深邃的黑眸中,明明蓄满了浅淡的笑意,却看得冷蝶舞毛骨悚然,周身一阵的发凉。   她微一失神间,他纤长的指,便已经勾上了她粉红色的肚兜,向上挑起……   冷蝶舞粉红色的肚兜被挑起,布满了伤痕的娇躯瞬间暴露于空气中,置于轩辕煜的眼前。   一阵凉意来袭,羞窘的情绪,让她一时间忘记了冷静,抬起手,便对着轩辕煜的俊脸打了下去。   轩辕煜哪里会让冷蝶舞这么容易就得手,顺势便握住了她的手腕,沉了声,“舞儿,你不乖啊。”   冰冷的一句话,将冷蝶舞拉回了现实中。   她的反应这么大,会不会让他生疑?   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勉强将自己的怒火压下,抽动了几下唇角,才勾起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弧度。   “这就乖了。”轩辕煜满意的松开冷蝶舞的手腕,将刚刚胡太医给的瓷瓶打开,倒了一点药膏在指尖。   “皇上,还是……还是我自己来吧。”冷蝶舞就快哭了,难道她要像死鱼一样,躺在这里,任他为所欲为?   轩辕煜又在心里一阵的冷笑,眼前的女人,似乎将这个“我”字,说得很熟练啊!   语气里的唯唯诺诺明明是装的,却将“我”字,说得极为自然,不卑不亢,这女人的表现,还真是矛盾的有趣。   “乖乖躺着,你身上有伤。”轩辕煜扬起唇角,露出一抹迷人的笑意和一排洁白的牙齿。   冷蝶舞微一闪神,立刻别开视线,在心中暗骂,这男人,可真是妖孽啊!   轩辕煜看着脸颊渐渐泛红的冷蝶舞,眸光微闪,长指已经落在了她锁骨处的伤痕。   “嘶。”冷蝶舞疼得一咧嘴,刚一狠狠地瞪向轩辕煜,伤口处便是一阵的清凉,疼痛随之散去,她愤怒的视线,也随之柔和了下来。   轩辕煜对她浅淡一笑,手上动作继续,神色极为淡定,毫无一点的不良之意。   冷蝶舞见他如此,倒是窘了窘,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   毕竟,冷蝶舞很可能是轩辕煜的女人,这样亲近的举动,曾经也许只是家常便饭。   轩辕煜为冷蝶舞擦好药膏后,便帮她拉好衣襟,全程一点想要轻薄她的意思都没有。   “舞儿,之前是朕疏忽,让你吃苦了。”轩辕煜眉宇轻蹙,深深凝着冷蝶舞,微哑的声音透着丝丝寒意,“从今儿开始,你就留在龙华宫,与朕同住,朕看谁还敢动你。”   冷蝶舞先是被他的语气,吓得一哆嗦,随即被他话里的意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与他同住……她不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