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更新时间:2019-01-08 01:36:18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连载中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来源:微小宝 作者:白雪渺儿 分类:穿越 主角:曾晓孟翥 人气:

新书《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白雪渺儿,主角曾晓孟翥,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农业大学毕业的曾晓,毕业之后因财产分割问题回到小山村,随身带空间,承包碾子山,闲来斗斗继母,没事耍耍恶人,农家生活乐无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损失比较大的就是这些刚抽芽的种苗,明显已经不能成活,曾晓在拔草时一并给处理掉了。   不过曾晓也不是特别担心,现在距离春季栽植时间还有许久,再凭借着空间植物生长速度贼拉快的属性,再种上几次也没什么。   蹲在小水潭旁边,曾晓拨去浮在表面的小荷叶,捧着水洗了把脸后,才退出了空间。   看着床上睡着正香都打起了小小的呼噜的孟翥,曾晓暗暗松了口气,刚刚害怕孟翥睡梦中醒来,中途出来查看了好几次。还好这孩子睡的死,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曾晓掀开被子,轻轻的躺了进去。孟孟翥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立刻就黏了上来,曾晓也就任他去了。   今天可真是累坏了,闭上眼睛就一阵睡意袭来。   迷迷糊糊皱着眉头想着:   这样长久以来也不是办法,总不能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拔上一次吧。   嗯……得找个时间把蓝莓种子给点上。   找个什么时间呢?   ……   曾晓给孟翥裹上一件厚厚的羽绒服,戴上毛茸茸的棉织帽,围上一条红围巾,长长的绕了好几圈,再打个结,帽子上垂下来俩个毛球,挂在小脸颊上,显得孟翥小脸胖了一些。   在加上这段时间被养回来的好脸色,整个像从年画里蹦出来的娃娃一样。   穿得太厚,孟翥想动动手脚都很困难,直着脖子问曾晓:   “姐姐,我们去哪?”   曾晓又给他带了一双手套,才完事。   “记得那天给你糖的太爷爷吗?”   孟翥点点头。   “今天你太爷爷去钓鱼,我们正好也去看看,外面冷,要给你穿厚点。”   孟翥赶忙道:   “那姐姐也穿厚点。”   曾晓点了点他的小鼻子。   “还用你提醒?”说着给自己戴上了一个款也不知道从哪弄到的的老式军帽,将耳朵脖子围的紧紧地。   曾晓发现孟翥直勾勾的看着她,一副说不出来的表情。   摸了摸头上的帽子。   “怎么?很丑吗?”   “不,姐姐怎么戴都好看。”小孩摇摇头。   曾晓装出一副很嫌弃的表情。   “小小年纪嘴巴那么甜,以后那些小姑娘可怎么办啊。”   孟翥急了,连连摆手。   “我只说给姐姐听。”   曾晓听的心里十分十分熨帖,给小孩整了整衣服,牵起小手出了门。   孟翥虽然被牵着,但走在雪地里仍是一摇一晃的,棉鞋踩在雪里嘎吱嘎吱,时不时的还要被自己绊上两脚,要不是曾晓牵着,也不知道被摔成什么样子。   曾晓拉着他的胳膊,几乎硬是将他从雪里拔出来。   两个人走得艰难,还好离得不远,终于到了一红砖房门口。   曾晓站在门口吆喝着:   “太爷,弄好没,走喽!”   “好嘞,马上出去。”老头中气十足的在墙那边答应着。   曾晓笑了笑。   “你先等等,给我把这件穿上。”   “这件儿子刚买的,过年穿的,现在穿别给穿坏了喽。”   “就你这老胳膊老腿的,穿坏了再买,给我穿上。”   “行行行,唠唠叨叨的,声音大的传二里地远。”   “你再给我说一句。”   那边顿时就没了声音,曾晓被这老两口的斗嘴逗得在门口哈哈大笑。   “咿呀”一声木门被打开。   头发雪白的老头同样也穿的鼓鼓囊囊,手里拿着一杆手工做的鱼竿,提着鱼篓,冲着曾晓他们摆了摆手,要他们过去。   小老太太站在门口叮嘱着:   “注意看着天啊,早点回来。”   三个人走了良久的山路,圈圈绕绕,磕磕绊绊。   大冬日里居然都热出汗来。   曾晓气喘吁吁的问:   “太爷爷,还要多久?”   “快了快了,前面那个山沟沟里面,这雪路不好走啊”   曾晓低头问已经摔了好几跤的孟翥:   “还走不走的动,要不要背?”   顺手将他的帽子给系紧,不然凉风一吹,就要感冒。   “不用,反正也快到了。”小孩喘着气道。   等到了目的地,曾晓惊叹,果然是一处好地方。   小潭已经结冰落满了雪,若是不知道这个地方,还真是很难发现,四周杂草众生,铺了一层雪积雪,乍一看就像是一块普通的山沟而已。   “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   老头精神劲很足,拿着竹竿将雪赶到一边,指着浮在上面的水泡。   “鱼肯定还有很多,咱俩今天有的忙了。”   从一旁找了一块石头将冰块砸碎了两处。   爷孙仨就坐在自带的小板凳上,将鱼钩套上蚯蚓,轻轻一甩,沉到水底。   钓鱼讲求一个“静”字,三人也没说什么话,安安静静的坐在水潭前,等着鱼上钩,山里不知名的鸟或高或低的叫着,带着回音,树上的雪时不时“簌簌”的落下,有些飘到脖子里冰的人一哆嗦。   曾晓一点一点的打量着这个小潭,看起来不大,但潭底幽深不见底,水质清澈,潭底可见水草轻摇。   环顾四周,这处是个山沟,估计也哪次地势下陷,正好通了泉眼,形成了这妙地。   曾晓正走神,感觉手中的鱼竿动了一下,吓了跳,将鱼竿往上一甩,鱼竟被甩到了冰上,在冰面上死命的挣扎着。   “哎呀,这鱼可不小。”坐在一边的老头吆喝道。   可不,足足有两个巴掌长,还是一条黑鱼,在冰面上有力的拍打着,冰面不厚,曾晓害怕它把冰面给拍碎了,赶忙拉着鱼线拽了过来。   孟翥长这么大,倒从来没钓过鱼,兴奋地接过鱼放在鱼篓里,倒像是他自己钓的一般高兴。   听曾晓的话把鱼篓半浸在水里,用一根线绑在岸边,以保证这些鱼回家的时候还活着。   时不时从水底拽了些水草放进去,放在鱼嘴边,想让它吃一点进去。   时不时的又摸摸它光滑的鱼鲮,撩点水进去。   曾晓见他玩的开心,虽担心他摸着凉水不舒服,也就任他去了。   爷俩个没一会就收获颇多,鱼篓也装的差不多,看天色还早,就又坐了一会。   “刷刷”   曾晓惊得向后看去,只见一灰毛兔子从她身后“嗖”的一下窜到山上去,因山上的雪,看的倒不是很清楚。   太爷见状,有些惋惜道:   “这野兔的滋味好啊,原来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我和几个兄弟就上山打这些个野家伙,那时候哪有这么精啊,见到人就跑,那时候人一追,兔子一急,就往雪堆里面扎,你走到跟前,一拔,就逮住了。”老头边说边把自己逗乐了,哈哈笑个不停。   “现在这些个兔子可倒是稀奇,我这还是第一次见。”   “现在没啦,山都没了,这些兔子当然也就没了,要不是这个地方偏,估计今天也见不到,别说你没见过,我这些年都很少看见。”老头苦笑着,指了指孟翥。   “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据说山里还有红毛野人,人要是上山砍柴火,手腕脚腕都要套上竹筒,那些个野人是吃人的,抓着人就松不开手了,但那些野人因为抓到人太高兴,就一直笑一直笑,笑得晕过去,但醒了就要吃人,这时人就直接把竹筒褪去,就可以跑了。”老人哈哈一笑。   “估计也就是那时候骗小孩子,我活那么久也没见过红毛野人。”   老头陷入回忆,又讲了几件他们那时候的趣事,曾晓和孟翥张着嘴听得津津有味,那时候的普通小事现在都蒙上了一层属于那时代的色彩,让两个两个没有经历过的小辈听的如痴如醉。   最后连时间都忘了,匆匆赶回去的时候,还被劲头十足的小老太太堵在村口一顿说,以三个人缩着脖子各种道歉告终。   晚上曾晓回去后看孟翥脸色惨白,赶快给他弄上炉子烤着,又煮了些热汤给他灌下去。   结果晚上孟翥还是发烧了,小脸红扑扑的,但意识还是很清楚,死活都不愿意上医院。   曾晓没办法,找了些快速退烧药给他喝下去。她没想到孟翥的现在的体质居然会这么弱,将孟翥紧紧地搂在怀里,一手时不时的试探他额头的温度,看着体温计上的温度稍稍降下来一些,才放心。   但曾晓一直到半夜都睁着眼睛,不敢睡。果不其然,半夜,孟翥忽然就说起了胡话,体温也忽然升高。   曾晓不敢再耽误,用毛毯将他搂着,敲开隔壁刘婶家的门,刘婶一看,忙把自己就那口子给喊起来,骑着摩托将曾晓两人送到最近的医院。   小镇医院虽然大病治不了,感冒发烧却不在话下。   立刻就给孟翥挂上药水,打了针。   临走的时候还跟曾晓说:若是再晚一些,孩子都成傻子了。   刘婶丈夫钱国强看着曾晓魂不守舍的样子安慰她:   “你别听这些医生吓唬人,都是唬人的。”   曾晓虚弱的笑笑,让他先回去,自己一个人在这守着。   等门关上时,曾晓才虚弱的坐倒在地。   刚刚那一幕,让她回想起她那年放学回家,原本应该在厨房里面忙活的妈妈,没有声息的躺在地上,旁边的人一直在说话,她却感觉很安静,明明那么近,却怎么也摸不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