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毒首鸠后

更新时间:2019-01-08 01:35:10

毒首鸠后 连载中

毒首鸠后

来源:微小宝 作者:罗喉 分类:穿越 主角:绮月寒北辰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罗喉的原创小说《毒首鸠后》,主角绮月寒北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多年以来的呕心沥血、深情托付,换来的是年轻的帝王皇位坐稳无情逼杀!重型拷打,犹如畜牧。逼命利刃要了她的命,又让她卷土重来。更狠,更毒,绮月寒势要血洗了昔日仇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绮月寒瞳孔一紧,看来最外围的帐篷已经被人攻陷了。可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三十多名训练有素的兵士无声无息地制服?   不好!   绮月寒连忙阖衣出账,外面的侍卫婢女都已经软瘫在地。   不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赶紧闪身避到一旁。   “都睡死了,吹哨吧。”一个蒙面人掀起帘子,对身后的另一人说道。   只是骨哨还未拿出,两只蛊虫突然穿膛而出,两个人默不作声地倒在地上。   绮月寒收起手中的小葫芦,跳过去扒开蒙面人的面巾。   两张毫无特色的年轻的脸,左眉尾纹着一只狼头,看样子是为人豢养的死士。绮月寒当机立断扒下其中一人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夺了他的骨哨,接着将两人拖到帐中的大通铺底下藏好。   “怎么了?”   隔壁帐中的死士见检查这个帐中的弟兄还未出来,忍不住掀帘来探看。   绮月寒连忙直起身,粗声道:“无事。”   死士见没有异样,转身要走:“快点吧,还有十多个帐子……”他忽然发现不对劲,转身问绮月寒:“另一个兄弟呢?”   “去了前面的帐子。”   死士不在意地点点头,然而在绮月寒靠近的那一霎瞪大了眼睛:“你身上怎么有股香味?”   话音未落,一只蛊虫摇头晃脑地从他鼻孔中钻出来,他瞪着眼睛向前扑了一下,跪倒在绮月寒脚边。   绮月寒嫌恶地将他拖到那两个刺客身边,往旁边的帐篷里寻找另外的探子。   这个帐子里住的都是都是绮月寒贴身侍女,前来检查的死士为这些女子惑人的睡颜弄得意乱神迷。   “妈的,这西疆女人果然漂亮,也不知那女主长得该如何国色天香……”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绮月寒粗着嗓子接话。   “主子说要亲自探看,我哪有资格?”说完,死士意犹未尽地回过头来。同来的弟兄七窍流血地倒在地上,背后站着一个蒙面黑衣人双眸晶亮地看着他。   有什么东西贯穿了自己的身体,他软软地扑倒在地。   “废物!”   绮月寒借身上的衣服做掩护,顺利解决掉这两个探子,不由轻声嘲讽。   她轻轻拍了拍手,还未及转身便感到身后有一道劲风袭来,事出突然避无可避,绮月寒背后重重挨了一掌,顿时觉得五脏六腑像是被挪了个位置,整个人砸到了一旁的屏风上。   “咳咳!”绮月寒捂着胸口,吐出喉间腥甜。   方才她站的位置上立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他披着纯黑色的斗篷,戴着兜帽,与黑暗几乎融为一体。   “绮月寒?”黑衣人玩味地叫着她的名字,声音浑厚,却因为人皮面具的缘故闷闷的,像是陈旧的钟鼓。   绮月寒伏在地上用力甩了甩头,最初的晕眩无力过去后,她恢复了一丝力气,刚刚射出两条蛊虫,却不料黑衣人早有准备,加之距离又远,蛊虫被他用剑尽数反挡了回去。乳白色的蛊虫以万钧之势砸在地上,墨色的毒液缓缓流出。   绮月寒还想再动,却被黑衣人迅速制住了双手反扣在身后,寒光四射的剑锋毫不犹豫地架在她的脖颈。   “别动,否则让你立刻见阎王。”   绮月寒被迫站起来,深吸一口气旋即冷笑一声:“不会。你若是真想杀我,也不会如此大费周折。”   黑衣人闻言弯起嘴角笑了起来,手上的力道也放松了不少,“很好,我喜欢聪明的女人。把你手上的秘宝交出来,否则我不介意用你手下的几百条性命让你清醒清醒。”   他原本的计划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绮月寒劫持到别处逼问,毕竟这是在北辰边境,动作太大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没想所有人都中了药,唯独要捉的这个偏偏逃过一劫。   听闻“秘宝”两字,绮月寒心中波涛汹涌,面上却不动声色:“相比较那个对我毫无用处的宝贝,我当然更在意手下弟兄们的性命。那东西我放在附近用活水养着,你若想要,我可以陪你去取。”   话罢她用内力逼出几口鲜血,淋淋地吐在前襟,绝丽的脸蛋苍白如纸。   黑衣人似是放了心,眼前是一个受了伤的女人,难道还能翻出他手心?   他押着绮月寒走出帐篷,外面是一大队待命的死士,手上的火把将营地照得恍如白昼。   绮月寒却在此时停下了脚步:“让他们撤到营地三里外,不得回返。否则你别想得到秘宝。”   黑衣人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对着属下道:“照疆主说的做。”   不一会,死士们全部撤出,营地重新陷入黑暗,绮月寒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背影。如此看来,营地里的西疆众人暂时安全了,就算他们有意折返,那时蒙汗药的药效想必已经过了。   为方便视物,黑衣人运力将头上的兜帽震下,露出一张僵硬且平淡无奇的假脸。“拿东西在哪?带我去找。”   “就在旁边的小树林里。”绮月寒冲着西方扬了扬下巴。   “走!”黑衣人毫不怜惜地向前推搡一下,绮月寒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撞上剑锋,黑衣人赶紧收回手。同时绮月寒用力一挣摆脱桎梏,袖间掉出一把藏着的匕首,回身向黑衣人的脸上划去。   “嘶——”一声钝钝的皮革撕裂声响起,绮月寒跳到三丈之外。黑衣人脸上覆着的皮面具被划开一道口子,半边耷拉下来。他气急败坏地一把扯掉,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绮月寒终于证明了心中的猜想,重生再次向她抢夺秘宝的人,果然还是北辰渊!   “该死的女人!”北辰渊一时大意就让一个女人识破了伪装,一双凤目燃满怒火,刀削似的薄唇毫不留情地吐出这句话,表情狰狞,与他在景帝面前的温雅模样大相径庭。   绮月寒脸上也是同样的狰狞。新仇旧恨,她注定要与这个叫北辰渊的男人纠缠到底,不死不休。原打算到北辰皇城后找他算账,没想到他半路主动找上门来,真是自寻死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