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临天下:倾世女丞相

更新时间:2019-01-08 01:34:55

凤临天下:倾世女丞相 连载中

凤临天下:倾世女丞相

来源:微小宝 作者:悦影 分类:穿越 主角:苏漫白皙 人气:

经典小说《凤临天下:倾世女丞相》由悦影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漫白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得变,风云突起,她本是一朝公主,却女扮男装入朝为官,惊才艳艳,辣手张狂,她誓要做那人上人,覆手化雨翻手云!无论是风流邪魅的王爷,还是铁血冷酷的君上,纠缠致死,可她仍旧睥睨天下间,谁人敢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眯起眼睛想要抬手撩起车帘,一柄尖锐的长剑却插了进来,只差半寸便陷入她胸前。 接着一声巨响,马车四壁瞬间碎裂成无数片,在黑夜中响彻云霄,苏漫站起身来,抬眸望向身旁正陷入打斗的两群黑衣人。 是的,两群,因为除却要她性命的一方外,另外几人明显是护着她的,只是她却不知身旁几时多了这般能耐的高手。 车夫早倒在血泊中,腥红的血液流了一地。 苏漫忍不住胃里翻腾,捂住嘴巴干呕。 耳边充斥着死亡的哀叫,凌厉的刀锋碰撞之声。 半路刺杀 月光很亮,那些锋锐的剑尖泛着幽幽寒光,刺得眼睛生疼,苏漫拿手帕掩着唇,华服在风中摆动,竟是平静得眼帘也不曾抬一下。 期间一黑衣人见她风姿卓然,举剑便朝面目袭来,杀气逼得苏漫只能闭上眼,耳边“叮”的一声落下,放才那举剑之人已然气绝。 如此反复,十几名纠缠在一起的黑衣人渐渐减少,剩下的几人被围在阵中,显然保护她的人想要活捉对方,可毕竟双方都是顶尖高手,斗在一起分出胜负并不容易,即便双方实力渐渐拉开距离,仍旧免不去费上不少功夫。 “保护大人离开。” 苏漫被两人带着离去,不知结果如何,但身后传来的厮杀之声尖锐刺耳,即便远离了那地方,可血腥味反而越发浓重。 “可以将苏某放下了么?”眼前渐渐透来微弱烛光,细看之下已到丞相府邸门前。 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点头将人放下,恭敬道:“大人,得罪了。” 苏漫见他们所行之礼心下了然,清清冷冷道:“回去多谢你们主人,苏某安然。” 拂袖进了府中,酒意早褪去大半,只是紧绷的情绪让她疲惫万分,祈宣出奇意料的挡在门前,双手托腮,眼帘半垂,正在打着瞌睡。 苏漫快步上前,将人摇醒:“小宣,小宣醒醒。” 祈宣揉着惺忪睡眼,见苏漫白衣飘飘,笑得甜美:“哥哥你回来了,我都睡着了。” 苏漫摸摸他的头,望了一眼天色:“小宣为何不去休息,若是着凉了可怎生是好?”话落苏漫眼神寒冷的看着一旁管家。 “大人恕罪,老奴劝不了小公子,想必是惦念大人,一直不肯回去歇息。” 祈宣红着眼眶:“哥哥不要生气,小宣不是故意的。” “好了,那你说这么晚找哥哥有什么事情?” 祈宣神情一收,又重新绽放出笑颜来,拉着苏漫的手便要进屋,苏漫屏退管家,将披风罩在祈宣身上。 “我今日在哥哥书房中闲玩,竟发现了很好玩的东西,哥哥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呢?” 祈宣眉眼弯了起来,竟是十分高兴,苏漫兴趣缺缺,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那你跟哥哥说说,到底是什么好玩的。” 祈宣好似担心一般打量了一下周围,方才凑到苏漫耳边:“那书房里头有好多画,还有金银珠宝。” 苏漫皱起眉头,书房里头都是她一手布置,倒是有几幅闲时所作之画,但金银珠宝却是纯粹胡扯。 “小宣,你今夜不睡觉便是为了戏耍哥哥吗?” 祈宣马上急了,跺着脚:“小宣没骗哥哥,真的有很多金银珠宝啊。” “好了小宣,哥哥累了,别闹好吗?” “哥哥不信跟小宣来看看啊,小宣没有骗哥哥。” 苏漫顺手倒了一杯茶坐在椅子上,又看着在一旁着急的祈宣,道:“书房中哥哥比你熟悉,你可别想戏弄哥哥了。” 祈宣闻言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嘹亮的哭声在夜里极为清晰,苏漫扶额,无奈之下唯有答应明日随他去书房一看,如此祈宣才肯乖乖回房休息。 醒来天已大亮,而祈宣出乎意料起得早,竟是不依不挠拉着苏漫的衣袖就要去书房,本来是想敷衍他一下,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 祈宣关上书房的门,然后快步走到角落处,将原本的书架移开,里面还挂着一幅水墨画,苏漫对此也并没有记忆。 只见祈宣抬手将画拨开,然后轻轻敲击着墙壁,那声音竟让苏漫浑身一震,空的? 她从不知书房墙壁竟然内有乾坤。 “哥哥你看,书房里头竟然还有房间。” 书房的秘密 苏漫睁大眼睛,不可置信望着满目琳琅的金银珠宝,竟然放满了一整个小密室,而四周墙壁之上则挂着无数幅画像,而画像中人虽千姿百态,却无疑都是同一人,而且是绝色倾城的女子。 她自认容貌不俗,而画中女子则是让人见了便移不开眼,美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样的绝色与记忆中那张脸重叠,让她心跳漏掉一拍。 “上面的姐姐好美啊。”祈宣的话让她恍然回神。 祈宣指着其中一幅画像,又接着道:“只是好像母后呢?” 苏漫手脚发寒,心中疑虑重重。 那不是像,分明是她母后年轻时的模样,她的美貌遗传自母亲,所以才博得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只是鲜少有人知道,她的母亲才配得上天下第一美人啊。 “小宣,你除哥哥外还带谁来过这里?” “没有了。” 苏漫松了口气,认真扶着祈宣双肩,无比认真道:“小宣记住,这里除了你跟哥哥之外决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祈宣似懂非懂,又道:“元瑾哥哥也不行吗?” “嗯,记住任何人都不行。” 她想她需要时间来查明这一切,为什么丞相府的密室中竟然会出现母后的画像,而这些金银珠宝又是何处得来? 苏漫拉着祈宣,才推开门便被外面来人吓了一跳。 君默然面沉如水,不动如山,阳光打在他身上,金色光芒耀眼炫目。 “爱卿为何见了朕如此惊讶,竟是连行礼都忘了么?” “臣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望皇上恕罪。” 祈宣也被拉着跪下,却仰头看着君默然,气呼呼的并不高兴。 苏漫心里有些打鼓,不知他究竟在门外站了多久,方才在里面所说的话有没有被听了去,但也暗暗庆幸他没直接冲入书房。 “朕听闻爱卿昨夜遇刺受惊,特来探望,但爱卿脸色似乎不错,看来对此见惯,倒是朕的担心多余了。” “多谢皇上挂怀,臣无碍。”看来她猜得不错,昨夜解救她之人果然是君默然派来,如此一来也就证明了她的一举一动均在他掌控之中。 “爱卿不请朕进去坐坐么?” “皇上请。” 祈宣被管家带走,苏漫则跟在君默然身后进了书房。 门一关上君默然便将她压在了房门之上,眼神冰冷,嗤笑道:“你真是好本事,在这里都能惹上这些高手,可是损了朕不少暗卫。” 苏漫被他压得胸腔发疼,伸手欲推。 “没想到我这条命竟引得这么多人惦记着,只怕哪日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取走了。” 君默然伸手捏住她下巴,缓缓将她的脸抬起:“谁敢,你的命在朕手中,朕要是不同意,你休想死得痛快。” 苏漫抬眼一瞥,又合上,他脸色阴沉,发怒起来很恐怖。 “昨夜之人分明有备而来,武功确实不俗,既然皇上的暗卫都应付得如此吃力,只怕当今无几人能做到。” 他脸色缓和下来,手上力道不曾松开,道:“爱卿不笨,想必知道是谁。” “若是没有皇上的默许,他又怎能在这里下手,这招引蛇出洞着实妙啊,那人心计不及皇上半分,难怪他只能是王。” 君默然突然放开她,坐回椅上,神情转为慵懒,淡淡开口:“朕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可你倒聪明到让朕刮目相看啊。” 失去他的支撑,苏漫身体一晃,惨然道:“论起聪明,伪装,苏漫不及你分毫,否则当初又怎会败在你手中,恐怕连先皇都不知道,他一向以为懦弱的儿子实则擅谋略,攻心计。” “父皇恐怕也不知他向来宠信有加的臣子竟是前朝公主,一心想着颠覆他江山之人吧,论起伪装,你我倒不相上下。”他竟用我自称,苏漫颇为惊讶。 无意跟他再扯旧事,话锋一转,她叹道:“皇上今日找臣不光是为了探望吧?” 君默然笑:“朕都说了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端王马脚一露,臣这颗棋子似乎才发挥作用,若那端王知晓臣的身份,不知道是不是还会义无反顾,死不瞑目。” “你倒真是不怕死。” “落个为国捐躯的美誉倒是比前朝逆臣强多了,只是臣好奇皇上竟将赌注得如此之大,难道就不担心端王不上当,反而跟臣里应外合。” 他剑眉一挑,猛然将苏漫拉入怀中,吻上其唇:“你会吗?” 苏漫闭眼,是啊,他赌她不会,也不敢,所以才放心的让她当诱饵,引蛇出洞,即便死了也无妨,一石二鸟,少了叛党,也能趁机除去祸端,不管是什么结果,最终都会是最大的赢家。 “朕曾和你说过,忘记你过去身份,安心当我大燕丞相,至于那些无关紧要之人,自然会安然无恙。” 苏漫很想纵声大笑,却被他用力吻住,唇舌交缠,腰似要被折断,胸腔内空气也被尽数抽走,他的霸道狂妄总逼得她喘息都无力。 想要推开他,可他却将手指顺着发丝滑入,辗转加深了这个吻,似情人间最温柔甜蜜的告白,可苏漫却知那不过是惩罚自己的手段罢。 “丞相大人的味道果真比朕后宫那群女人强多了。”他心情大好,啧啧道。 苏漫想起那日落水之事,不由怒从心头起:“你后宫那群庸脂俗粉,整日里吃饱没事便是想着如何争宠夺爱,就恨不得变作树熊挂在你身上,还要装模作样,楚楚可怜,表面上弱不禁风,耍起手段来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本相才不屑与这些女人相提并论,如此岂非辱没我天下第一美人之名。”一口气说完,她都吓了一跳,随即脸色一红,不敢看向面前之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