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深山迷局

更新时间:2019-06-12 11:37:20

深山迷局 连载中

深山迷局

来源:微小宝 作者:今晚打老虎 分类:穿越 主角:玲张 人气:

经典小说《深山迷局》由今晚打老虎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玲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万大山,智古,事奇,人怪。 一次诡异事件,把我卷入了一个惊天迷局。那一辈子挥之不去的凶煞诅咒疯狂肆虐。从此,奇葩损友纷至沓来,爆笑百出。诡异对手连环登场,凶险连连。绝世美人,万种风情,目不暇接。 墓中墓,局中局,险中险……刺激热血,奇事连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吼完,我就像一个发疯的小犊子,着魔了一般,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控制。   我红着眼,就像是发疯一样,夺过铜鹿匕首,冲到了一株株竹子面前,一刀刀捅了进去。   就好像是一个在泄愤的凶手,一刀刀的疯狂捅着。   似乎,每一刀子,都捅在了我自己的心坎上。让年仅八岁的我,整颗心,伤痕累累,千疮百孔。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活下来的那个人是我?为什么?昨晚上我在缸子里的时候,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为什么会连累一村子的人?为什么?为什么要冲着我来?   当我捅完所有的竹子之后,头顶上,疯狂的洒下一张张枯黄的竹叶,就像是漫天的竹叶雪花在挥洒一般。场面及其凄凉。   我一颗心,就像被冰雪覆盖。那种冰冷的沧桑和凄厉,彻底的包围了我……一株株枯黄的竹子,突兀的杵在我的周围,把我围在中间。   就好像,一个个熟悉的人,团团把我围住。他们一张张熟悉的脸,疯狂的在我眼前闪过。我似乎能看到这一张张熟悉的脸上幽怨的眼神。   那种强烈到了极点的负罪感,疯狂的轰炸着我。几乎是把我整个人撕碎。   “为什么?”我整双手上,满是鲜红的液体,就好像是鲜红的血液一般,沾染了我一双手。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刽子手,亲手杀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和熟人。   我双腿一软,再次跪在了地上。   就在我披麻戴孝,双手殷红的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泣的时候,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刚刚那些红艳艳的红布,就像是着魔一样,颜色正在变浅,就好像,这红布里的颜色被竹子吸收掉了一般,不到半分钟时间,赫然变成了白色。   而那满山的雪白的荼蘼花,竟然匪夷所思的从白色变成了粉红……   这种诡异的场面,把我吓得是目瞪口呆。难道,这红布中的鲜血,染红了满山的荼蘼不成?   看着漫山遍野的荼蘼从粉红变成血红,我彷佛如同置身血的海洋中,如同处在地狱的火山口。   一种莫名的负罪感和那种未知的恐惧,团团把我包围。      “既是天降浩劫。就是避之不及。你背负的罪孽,只能你自己去救赎。他们的血已经回归山林,已染红了阴风山中的荼蘼。”   张老头,前所未有的严肃的看着我。那一双眸子里,是无尽的无奈,和无尽的沧桑。那种凄凉,无以言表……   “什么意思?”我没能听明白老头的话。   此时,竹林里,没有任何风。   可,漫天的枯黄的竹叶,却似一个个不甘的灵魂在不停游荡,似乎是在告诉我,这些都是因我而去的冤魂。我的那些至亲,我的那些挚友,全都因为我而去。   那种罪恶感把我逼到了几乎窒息……   我十分不理解,到底是谁要害我?为什么害我不成,便要屠我全村?   “此乃斩龙劫。阴风山虽位于十万大山腹地,却实乃桂南伏龙之脉的龙头脉眼之处。那侗村占据脉眼之边千年,为等的,就是紫微星轮回。今日之况,看来此劫迫近。”   张老头的声音,越发苍老颤抖。让人听着是不寒而栗。   我完全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隐隐感觉,这个事情,和龙脉有关系。当年年幼的我,完全不能理解什么是龙脉,什么是脉眼,什么又是紫微星。   “和你谈江山尚早,爷爷现在问你一句,你想不想大家活过来?”   我一听他这么问,顿时就来了精神,简直就像看神仙一样,看着张老头,似乎感觉这老头子神通广大到了能够起死回生。   “想想想!”我连连点头,丝毫没有犹豫。   那侗村所有人,就是我的所有的一切。我不能没有大家。   是大伯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这种恩情堪比亲生父母。也是小伙伴们陪伴我成长给了我快乐。村子里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善良,那么友好,对我那么好。   那侗村每一个人,都对我有着无尽的恩情。   所以,他们活着,才是我活着的意义。   “复活那侗村,此乃逆天而为,你我会遭到天谴。”爷爷一脸凝重,十分严肃的看着我。   我虽然年纪小,但是“天谴”两个字我却知道含义。因为从小村子里的老人总喜欢在孩子淘气的时候,说我们一旦不乖,就会遭到天谴这类的话。所以,在我的意识中,天谴是一种全世界最残酷的惩罚。   可即便是会面对最残酷的天谴,我还是愿意承受。只要全村人能够活过来。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我不怕。”胆小的我,第一次,脱口而出的说出了这三个字。并且,这三个字,真是肺腑之言。和大家在一起好好活着,是我最最强烈的愿望。全世界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个重要。   “既是你之愿,那我成全你。只是,从现在起,你将是个逆天之徒。天之横劫,注定会降于你身。你,怕吗?”   “不怕不怕。只要所有人活过来。叫我做什么都愿意。”   张老头看着我坚毅的眼神,眸子中闪过一丝动容和辛酸。看得出,他内心正在翻涌巨浪。当年,他内心的那种纠结和难受,是我一个八岁孩子远远无法理解的。   在后来我长大成.人之后,我才真正理解,此刻,张老头的那种极度揪心。   尤其是之后的我,在知道所有真相以后……真是体验到了那种肝肠寸断的撕心裂肺之痛。   事情的真相是后话,在当下,小小的我,只想大家活着。这就是我的世界。   “趁着荼蘼花还未凋零,我们先救人。”   张老头无奈的摇摇头。满目沧桑。就连声音都是沙哑无比。   话落,他便就地盘腿而坐,顺手打开了那一个八卦帆布包。然后从包里,取出一个八卦形的,像碗一样的八卦凹镜来。   “真的能救活吗?”一听到老头说救人,我这一颗提着的自责的心,竟然是猛然一抽。一丝曙光在心头炸开。   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他身上。   此时,在我眼中,张老头就是神仙,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仙。他就是救世主,拯救我世界的活菩萨。   张老头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一脸凝重的表情。接着取出一枚小瓷瓶,把里面纯白的液体倒进了八卦凹镜里。再捡起被我丢在地上的铜鹿匕首,握在手上。   然后,动作十分麻利的,抓住了我的右手。在我还没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刀子割破了我的中指……   “啊!”我猝不及防的尖叫一声。   “安静。”老头一边从我指尖挤出鲜血,一边叫我安静。此时的他,脸上满是凝重。额头上全是汗珠。   他整整挤了九滴鲜血,滴入八卦镜中。   奇妙的是,我的鲜血一滴入这八卦镜中。这镜里的白色液体,竟然是奇迹般的变成了清澈的清水。   我傻愣愣的看着这一切。   张老头,把八卦镜放在跟前地上,就地双手合十,嘴里再次念起了奇怪的咒语。   咒语起,这一枚八卦碗便如同受到了指挥一般,从地上悬浮起来,然后开始盘旋着上升。一边旋转一边升腾。直到升到了我头顶三丈之处才停下。   “那侗之魂,无言之解,吴言之血,还亲之魂,龙之脉眼,言之天劫,至阴之躯,拯之绝脉。九九归一兮。急急如律令,赦!”   张老头铿锵有力的念着咒语。咒语一落,神奇的事情,便出现了……   只见,这一枚八卦凹镜,开始疯狂旋转。极速旋转中,把碗中的液体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洒了出来。   这些液体,在空中再被阴风一吹,便飞得是漫山遍野都是。更奇怪的是,这些液体,似乎是取之不尽一般,任凭八卦碗一边旋转,便是一边源源不绝的洒出……   霎时间,我头顶便如同下起了绵绵细雨……   更诡异的事情,是这些雨滴洒落之处,那些嫣红耀眼的血色荼蘼,竟然瞬间返老还童一般的,花瓣从血红变成了粉红,再变成雪白……   紧接着,一片片的花瓣,竟然像时光倒流一般,渐渐的回缩,然后变成了一朵朵花骨朵,再从花骨朵,退缩到只有花蒂。   紧接着,只剩下荼蘼的枝叶,丝毫没有了花朵的痕迹。就好像这些荼蘼花从未存在过一般。   我看着这神奇的画面,是目瞪口呆。   传说中,荼蘼花开便是夏花之末日,地狱之门开启之时,没想到,这些花朵,竟然回缩了回去。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紧接着,更不可思议,超乎想象的事情,竟然赫然出现在了我眼前……只见……     这些花朵不但回缩了回去,就连花枝花蔓也在疯狂的回缩,并且速度及其的快。   就好像是在惧怕什么,躲避什么一般,模样是十分的惶恐。不一会儿,竟然漫山遍野的荼蘼花蔓全都回缩进了泥土中。只留下光秃秃的竹竿,和一些矮矮的杂草。   紧接着,那一枚八卦镜如同一片树叶一般轻盈,然后飘落到了张老头手中。似乎,是八卦镜中的液体,有着神奇的魔力,让漫山荼蘼惧怕。   这诡异的一幕,把我看得是目瞪口呆,就像在做梦一样。   就在这些荼蘼花彻底消失之后,我赫然看到,之前缠着红布的竹子之下,原本布满荼蘼藤蔓的地方,竟然躺着一个个的人。这些人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定睛一看,居然是那侗村全体老少。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一双眸子里,极速滚落了满满热泪。鼻腔早就被酸楚霸占,难受到了极点。   没想到,大家竟然真命绝于此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