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殇歌乱

更新时间:2019-07-10 10:21:54

殇歌乱 连载中

殇歌乱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叶依子 分类:穿越 主角:奚儿小姐 人气:

火爆新书《殇歌乱》是叶依子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奚儿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求的只是一个安稳,可是一次的钟情将她卷入宫闱。一次又一次的险中求胜,只是为了那一个承若。“你若负了我,便永不相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昕月心中一怔,想到可能是顾竹生派来的人,便赶紧握紧了手中的纸条,急忙回到闺房去了。 先把闺房的门给关上,又把手中的那幅竹园图放在桌子上,昕月有些心跳加速的展开手中的纸条,看见纸条的字后,倒是有些失望了,好不容易才能传递一次消息,却只有寥寥几字。 15日后,在西边普乐寺见,停留两日,望汝见。昕月只身来的京城,在这里根本就没有认识的人,她一女子又怎么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普乐寺呢!又能以什么理由出这照香阁?想到这些,昕月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躺在床上的昕月,想着怎么出这照香阁,却因感受到颈上带着的暖玉微微发热,便想起了与顾竹生在月下那自信而又不失温柔的脸庞,昕月觉得心跳加速,想来自己是真的痴迷于他。摸了摸那暖玉,昕月也想自己要送点什么给顾竹生好呢!他不喜欢那金银珠宝,又因之前他那趋炎附势的未婚妻,对那些表面上的俗物更是厌烦。之前他送于我的那个幅画,更是出自他手,我那一般的画技在他面前又怎敢拿的出手。 在不断思考中的昕月,随着夜的加深,也慢慢的睡着了。 这几日,之前那位公主也是天天来照香阁,因是喜欢昕月的性子,这一来就和昕月形影不离,她还告诉昕月了她的名字,说是叫上官雪阳,称号雪阳公主,她觉得这个称号不好听,就让别人喊她月华公主,因为她特别喜欢月亮。昕月劝慰着说阳是太阳,想必圣上肯定极是宠爱你的。 昕月心想这公主,是个活泼的性子,应是喜欢玩的,便有些故意的说到:“我今日听那张婆婆说,这照香阁外面新开了家首饰店,说是里面有很多新颖的物件。”“真的吗?待我去问问,要是真的话,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这雪阳公主一脸兴奋的拽着昕月的手,满脸期待。 “好,昕月愿意陪同。”昕月故意一脸正经的说,脸带笑容的看着雪阳公主。 两人又玩闹了好一会儿,这雪阳公主被教习张婆婆劝了好久的情况下,才不情不愿离开这照香阁,临走前还说等她的好消息。 次日一早,昕月还像平常一样,去学那学礼仪,可今日那雪阳公主没来,原以为出去之事是不可能了,正暗自可惜呢,却听见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向这边靠近,那教习礼仪的嬷嬷也停了下来。只见那礼部侍郎马彦霖带了几个太监对着那教习礼仪的嬷嬷耳语了几句,便带着昕月离开了照香阁,昕月心想这可能是那雪阳公主安排的,心中生出几分感谢之意,便跟在礼部侍郎马彦霖后面。 “昕月,我们快点走吧!”雪阳公主坐在软轿里,对着礼部侍郎马彦霖后面的昕月急切的喊着,昕月走近一看,这雪阳公主坐的轿子还真是有够奢华的,外面是用上好的檀木为框的,而且是用云锦修饰。昕月被轿前的丫鬟扶了进去,里面比这外面更是精致,这小小的一顶软轿就如此奢华,这皇家也不愧是皇家啊! 没多久就到了那家新开的首饰店,名为异珍坊,昕月二人被丫鬟扶下软轿,只见这异珍坊门匾上还挂有新开张的红绸。 “昕月,这在外面,你就叫我月华吧!雪阳公主低头小声对昕月说,都没考虑一下这奢华的软轿和身边这些个丫鬟太监的,而且还有一个礼部侍郎马彦霖。 “昕月,知晓了。”昕月也只得配合着,感觉这雪阳公主倒是单纯性子。 “为位小姐,需要些什么?”这个掌柜的也是个精明的人,看的出谁金贵,便躬身向雪阳公主问道。 “我自己先看看。”雪阳公主没理会那掌柜的径直向里走去了,昕月见掌柜一脸尴尬的站在那儿,便起了想玩玩的心思,“把新颖的物件拿出来,我想看看。”那掌柜的见昕月是与那贵气女子一起来的,便也不敢马虎,就按照她的吩咐转身去拿东西了。 昕月原以这只是一家首饰店,竟没想到会有如此新奇的玩意,只见一个莲花形状的紫色晶石,在光的照耀下,五光十色的甚是漂亮,昕月见雪阳公主,对这个物件兴趣满满,便转身去看是否有中意的东西,适合送于顾竹生当做礼物。 在这异珍坊转了一圈,昕月也没找到合适的物件,正要转身去找雪阳公主的时候,看见一个偏角落的地方放了一个月亮形状物件,边上还系有铃铛,便拿了起来,刚好雪阳公主怀里抱了好几个物件也向昕月走来,“月华,这些个都是你喜欢的?”昕月一脸笑意的看着雪阳公主。 “我看着挺好的,就拿着了。”雪阳公主说的是一脸无辜。 “这…这些个要很多银子的。”昕月对这雪阳公主也是无奈,只得说这个要花费很多银子的。 “不贵的,这些只要五千两。”那掌柜的看着雪阳公主一身上好的衣服和首饰,便狮子大张口。 “什么?五千两?”昕月被吓的惊叫出声,“就是,太多了。”雪阳公主看昕月如此吃惊,也觉得这个价格太高了。 “那小姐,觉得多少合适?”那掌柜的见雪阳公主也说这个价格太贵,也有点儿拿不准了。 “嗯…,四千五吧!”这雪阳公主对,银子并没有太深的概念,他从小就什么都没有缺过。 昕月刚打算开口,就看见雪阳公主的丫鬟,从怀里拿出一叠厚厚的银票,就递给了掌柜了,只见那掌柜的笑得格外开心,她也无可奈何,便拿着手里的物件去问掌柜的。 “这个,需要多少银两?” “此物乃是特殊材质提炼而成,甚是珍贵………” “我可不想听你这夸夸其谈,你只说需要多少银两就可以。”昕月不想听他说个没完。 “看在那位小姐面上,这个就算六十两吧!”那掌柜的被昕月的气势有点吓到,但做生意的又怎么会不以赚钱为目的呢,照样抬高了价格。 “掌柜的,你确定要六十两吗?”昕月盯着那掌柜手里的银票,一脸严肃。 “这…,要不这个就送给小姐了。”那掌柜的看昕月一脸威胁的样子,便有点后怕。 “我也不是贪此便宜之人。”昕月一脸狡诈的看着那掌柜的。 “哪里的话,这物件本就不值钱,小姐莫要客气。”那掌柜的有些无奈的看着昕月。 软轿里,雪阳公主和昕月两人玩的很是开心,以至于后来,昕月都好几人没在照香阁学习礼仪了,因为雪阳公主的关系,所以也没人说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这天,刚辰时,就听说宫里来人了,说是今日皇后娘娘要来照香阁。 这消息在照香阁四散开来,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了,那教习张婆婆找人整修照香阁,那些教礼仪的嬷嬷也开始教丫鬟仆人们了,就怕他们一个不小心,会冲撞了皇后娘娘。 昕月看着别人都准备充分,就带着奚儿,也准备了一番,以免惹是生非,遭人闲话。 整修过后的照香阁,比往日看上去精致了些,人本空旷的大厅,现在也放上了些许装饰用品。夜幕降临了,那教礼仪的嬷嬷让丫鬟在大厅内掌满了灯,先得这大厅倒有些富丽堂皇了。 众女官都站在照香阁门口等候着,丫鬟和仆人们都站在后面,没一个人敢说话,昕月心想马上要到可以见顾竹生的日子,这中间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了。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扰乱了昕月在沉思,地面都被那马蹄声震动了,一个丫鬟就摔倒在地。众人想看个究竟,便看见像是一个军队迎面而来,这时一个照香阁的卫兵上前询问,便听见前面那个人说:“莫要挡路!”还没等那卫兵张口,就被一刀砍倒在地在地,众人被吓得四处乱窜,尘土飞扬,光照在那飞扬的旗子上有人看到“昌阳”两个烫金大字。 众乱之中,昕月被人推来推去,抬头看见“昌阳”两个烫金大字,心中大惊,原以为京城是繁荣之地,竟没想到会如此动荡不安,以及那权势滔天的昌阳王府在京城如此跋扈,这可是在天子脚下。 待昕月进入照香阁里,就见众人都还站在大厅里等着,想必没有皇后娘娘的旨意,也没人敢私自离去。 不知等了多久,就见礼部侍郎给那教习张婆婆耳语几句,就急急忙忙走了。随后那叫教习张婆婆便说,“听闻皇后娘娘今日有事,不方便出宫,各位小姐都早些休息吧。” 这几日,照香阁的宫里礼仪嬷嬷也都没来了,就连那管事的礼部侍郎马彦霖马大人,这几日也是没有来,那教习张婆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这些女宫学习,就也没管,现在的照香阁大门紧闭。 昕月想着怎么可以出去,便和奚儿两人想在照香阁内转转,走到西边儿的时候,便想起了一开始遇到的骆北县的知府之女杨氏。 奚儿扣了半天的门,才见的杨氏的丫鬟前来开门,昕月这边刚要进去,就见那丫头急忙阻拦,昕月便觉得此事有蹊跷,刚想转身离去,就见那丫头拽着昕月的衣袖就哭了起来。 “这…你这是怎么了?”昕月见那丫鬟哭的很是伤心,便有些于心不忍。 “千小姐,您…是菩萨心肠,可要帮…帮帮我家小姐啊!”那丫鬟脸带泪水,说话都有点哽咽了。 那丫头见昕月没有说不帮忙的话,便小声的说,自家小姐前两日,就偷偷离开照香阁了,就因她的一个青梅竹马,这两日来京城办事,便忍耐不住跑去找他了。 昕月也是有想见的人,虽知道这相思之苦,说没想到这这杨蓉也是个重情之人,昕月想起与她初见时的惊艳,那一个典型的南方女子,竟没想到做事就如此果决,这也让昕月想起了她那执意要娶心爱女子的大哥。 “我知道了,我会替你们隐瞒的。”那丫头见昕月愿意帮她们,便要跪下扣谢二人,昕月便赶紧把她扶了起来。 这天,昕月正在看一本地方游记,看的正入神,奚儿就急忙跑了过来,昕月便放下了手中的手。 “小姐,那杨小姐回来,您说她会不会来?” “奚儿,又不是你,你那么激动干嘛?”昕月笑着调侃奚儿,两人笑成一片。 “小姐,杨小姐来了。”奚儿刚出来,就见那杨小姐带着自家那丫鬟向这边来了。 “嗯,你下去吧!”昕月见杨蓉只身进的里屋,就让奚儿也下去了。 “多谢千小姐相助!”杨蓉一回来就听丫鬟说起那件事,便急忙来感谢昕月。 杨蓉给昕月简易的讲了讲她与那男子感情经过,本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无奈家中不许,杨蓉却坚持想与他在一起,本就很久没见了,又知晓了他来这京城,便忍不住了见他了。 听完后,昕月急忙问起杨蓉两人可有顺利见到面,而杨蓉刚要回答,就被昕月抢先了,“看来你们两人进展很顺利呀!”昕月见杨蓉面带桃花,就知道肯定顺利,便有些羡慕了。 而后昕月与杨蓉两人又谈了甚久,已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昕月昨日便命奚儿,在外面订了一辆马车,看着逐渐缩小的钱袋,也只得无奈一笑。 “小姐,您确定要去吗?外面那么危险。” 这话听的昕月心里一怔,她还记得那日的事,不过摸了摸那块暖玉,她还是决定要去。 “对了,奚儿,那日在照香阁买饰品的宝全斋什么时候来?” “好像是今日辰时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